那个男人在洗脑中,因为她被前众神归属于归意。女人难以忍受并杀死。

爱情本来是你情我愿的事情,它是自由不带有约束的,但如果有一方很爱另一方,而另一方又极度自私。两个人的地位很容易就处于不平衡的状态,感情也会越来越畸形。包丽和牟林翰是大学同学,两人都是小康家庭,而牟林翰的父亲更是当地一家机构的负责人。

当时,包丽和牟林翰都在学生会里,到后面,牟林翰接触到包丽所在部门的工作,两人慢慢熟络起来。牟林翰在老师眼中,是一个“有目标,有责任心”的学生会干部,而包丽在同学眼中是一个温柔大方的美女,两人当时产生了暧昧之情。虽然在两人共事期间,包丽感觉到牟林翰脾气不好,而牟林翰则回答自己一直都是这样的脾气。

包丽在学生会里面还是比较受欢迎的,牟林翰建议包丽多和学生会干部说说自己的好话,试图拉拢人心,让牟林翰更快晋升。两人做了一年多的朋友,包丽把他当作男闺蜜一样看待,把自己的身边事,心里话都告诉了牟林翰,包括自己新交的男朋友,却没想到会造就了以后的噩梦。在2018年5月,两人与各自的男友、女友分手之后,慢慢走到了一起,两人无论是从家境或者是外貌,都是一对非常匹配的情侣。

谁知两人恋爱第二天就开始吵架,原因是互相在意对方的前任。包丽的第一次给了前男友,这让牟林翰非常不爽,他认为女孩的第一次给了谁,就是对谁的肯定。而包丽第一任男朋友,是在高中复读期间交的,第一次就给了当时的男朋友,牟林翰却有着处女情结。

假如没有犯大错,和男朋友结婚前应该得到补偿。在一起之后,牟林翰也没有安分过,总是打电话去骚扰前任,因此,对方总是打电话给包丽,让她管好男友。在2019年元旦,牟林翰多次对包丽实施精神暴力,反复说着女孩的第一次是最美好的东西。

虽然一开始她是不同意的,但在一个月后,包丽同意了牟林翰的观点。包丽后悔和朋友说,自己被完全洗脑了,觉得现在好后悔没了第一次。包丽虽然也意识到不对,但是一直摆脱不了牟林翰,只能表示服从,而牟林翰则提出更过分的要求。

在两人后续的聊天,包丽完完全全听了牟林翰的使唤,牟林翰让包丽在身上纹下侮辱人的字眼,并要求全程录下来。在这里已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,而在2019年正月初一,牟林翰让包丽回北京后拍一组裸照,明确表示拍完之后,如果包丽跑了,就把它公之于众。接着,牟林翰变本加厉,竟让包丽怀上一个孩子后再打掉,把病历报告留给牟林翰,但仅过了一天,牟林翰就用自杀来逼迫包丽不分手。

当朋友询问包丽时,她表示已经无法分手,2019年10月在酒店服药后,便在微博留下最后一句话:我命由天不由我。事后,因为没有特地的证据,牟林翰无法受到法律制裁,但周围人接连不断对他施于精神压力。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如果以爱的名义去捆绑他人,只能让他人造成无穷的痛苦,作为女孩,更应该好好保护自己。

分辨是非对错,坚持自己的原则,不要被眼前的美好所迷惑。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