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泰公共汽车要凉凉?10多万买“保时捷”的理想幻灭了

近日,众泰汽车新增破产案件、破产审查案件,申请人为浙江永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,经办法院为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。那个曾经让中国人 10 多万就能买 " 保时捷 " 的众泰汽车,或许真的要倒下了。回看众泰汽车的辉煌与没落,或许能给其他传统车企、多个跨界造车的企业和再一次成为风口的造车领域带来些警示。

众泰的 " 山寨 " 发家路1992 年,刚刚进入而立之年的应建仁东拼西凑出 8 万元,开始自己的创业之旅,办起了五金厂,生产拖拉机零部件。四年后,应建仁成立浙江铁牛实业有限公司,并将业务扩大至汽车零部件的生产。商人大多有些野心,2003 年,中国的车市延续了上一年的火爆,家电、手机等行业的资本纷纷涌入汽车行业,看到风口的应建仁心中造车的想法也愈发浓烈。

同年,应建仁与人合伙买下一条汽车生产线,正式进军整车制造领域,红极一时的众泰汽车就此诞生。众泰汽车的第一款车 " 众泰 2008" 于 2006 年正式面市,因为是使用丰田特锐的生产线打造而来,含有丰田特锐的技术,价格又只有它的一半左右,上市第一年。众泰 2008 的销量就达到 11000 台。

2007 年,铁牛集团收购了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的大部分股份,众泰汽车也因此拥有了造车资质,此后陆续推出了 "X008" 系列、" 朗 " 系列和江南车系。但时任众泰汽车董事长的吴建中似乎想通过 " 拿来主义 " 走出一条 " 快速复制 " 的道路。众泰汽车陆续推出多款与其他品牌类似的车型,包括模仿大众途锐的众泰 T600,模仿奥迪 Q3 的 SR7,借鉴了大众 CrossCoupe GTE 概念车的大迈 X7 等等。

这种既可说是 " 山寨 "、" 借鉴 ",又可说是 " 逆向研发 " 的方式虽然看起来不太体面,但让国人 " 低价开豪车 " 的众泰汽车的确是因此一步一步打响了名声。2016 年,众泰推出复刻了保时捷 Macan 的 SR9 车型(" 保时泰 "),其外形和内饰与保时捷高度相似,普通消费者难以分辨出它不是保时捷,这更是让众泰走上了 " 巅峰 "。SR9 上市不到三天,订单量就达到了两万,也帮助众泰汽车当年的年销量突破 33 万辆,创纪录新高。

据媒体报道,因初期产量不足,有消费者甚至为了抢先提到 " 保时泰 " 大打出手。有媒体报道过这样一件趣事,一位众泰 SR9 车主混入保时捷车友群,而且还开着自己的车多次参加线下的车友聚会,一年多后才被发现,随后被踢出了群聊。通过这件奇葩的案例,SR9 和保时捷有多相似就不言而喻了。

也有人不禁调侃," 保时泰都开上了,兰博基泰、特斯泰和劳斯泰斯还会远吗?"缺乏核心技术,"保时泰"辉煌难再续事实证明," 保时泰 " 之后,众泰汽车难再续辉煌。由于没有核心技术做支撑,此前推出的车型也被爆出存在大量质量问题,众泰汽车的销量随着口碑一路下降。2018 年,众泰汽车的销量下滑至 23.19 万辆,2019 年,销量进一步下滑到 15.3 万辆,2020 年,众泰汽车的整车制造业务甚至直接处于停产、半停产状态。

2019-2020 年,众泰的亏损分别为 111 亿和 108 亿元。2020 年,有媒体报道,众泰多个生产基地接连停产," 员工讨薪 "、" 供应商讨债 " 等新闻更是直接扯下了众泰的遮羞布。同年 9 月,众泰汽车最大债权人浙江永康农商行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,但仍具有重整价值为由,向永康市人民法院提出对众泰汽车进行预重整的申请。

当年年底,众泰汽车最大股东铁牛集团宣告破产,多重重压下,等待众泰的,可能是被接盘方收购,也可能是如其他自主和合资品牌一样,从造车赛道退场。今年 1 月,众泰汽车披露招募投资人进展,据称已经吸引到两名意向投资机构,分别是上海智阳和致博投资,这也给了众泰一些重生的希望。受此消息提振,今年年初以来,*ST 众泰的股价一路走高,多次接连涨停,截至 6 月底,涨幅高达逾 400%。

招银国际研究部经理、汽车行业分析师白毅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就是看到了破产重整的希望,很多人带着 " 赌徒 " 心理开始跟进,重组消息越是不明朗,股价越是容易被高估。然而,众泰汽车 6 月 25 日的一纸公告,宣告重生的失败。公告显示,公司于 6 月 24 日收到致博投资决定终止投资的回函。

此前的 5 月 12 日,众泰汽车也曾宣布上海智阳公司决定暂缓投资。两家意向投资方中,一家终止投资,一家暂缓投资,这也意味着众泰汽车的预重整计划或宣告失败。6 月 29 日,众泰汽车新增破产案件、破产审查案件,申请人为浙江永康农商银行,经办法院为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。

不过,众泰汽车似乎没有就此放弃,7 月 1 日晚,众泰发布公告,称将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,要求报名者以不低于 20 亿元的重整对价参与重整,且取得重整投资人资格、成为控股股东之后,需要继续注入资金、资源,以帮助众泰汽车 " 起死回生 "。其实,不只是众泰汽车,猎豹汽车也于近日申请破产重组,力帆、华泰汽车也都传出过破产的消息。在造车再一次成为风口、众多企业跨界直接或间接参与造车的时代,汽车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代步工具,车企们不仅是要在设计、服务上下功夫,对科技研发上的投入更是要上心,这样不只是能帮助车企提高产品的质量,也能帮助其得到资本市场的肯定。

例如,拥有百年历史的传统车企通用汽车,因加大在电动车、智能驾驶等方面的投入,成为华尔街的 " 香饽饽 ",超过 90% 的分析师给出的评级为 " 买入 ",相较而言,标普 500 指数成分股获得 " 买入 " 评级的平均比率仅为 55% 左右,分析师们给出的目标价也远高于通用目前的股价。今年以来,通用汽车的股价已累涨近 37%(截至 7 月 16 日收盘),这也印证了华尔街分析师看涨的观点。除了通用汽车,创始人同为浙江人的吉利汽车的发展路径与众泰汽车大相径庭,也显示了传统行业中的企业跟上时代步伐的重要性。

吉利汽车成立于 1997 年,在创始人李书福的带领下,不断进行创新转型、加大研发投入,且积极与其他车企合作,取长补短。如今,吉利控股集团已收购了沃尔沃、宝腾等多个品牌,连续九年进入《财富》世界五百强。今年 3 月,吉利与百度合资的智能汽车公司集度汽车正式成立,显然,新一轮的造车风口,吉利也在努力把握。

除了传统车企,造车新势力中其实也不乏 "PPT 造车 " 的混子,如曾被央视点名" 烧光84亿没造一辆车 " 的拜腾汽车。自从成立后,拜腾汽车就在资本市场左右逢源,但经历多次轮融资后,手持 84 亿元资金的拜腾向市场呈现出来的只有概念车型,至今仍未量产。此前,有报道称,拜腾员工 300 人吃掉 5000 万元的零食、一盒名片上千,资金出现问题后创始人仍在餐厅点最贵的红酒,另外,有知情人士透露,拜腾在供应商选择上一直坚持 " 最贵、最好 ",种种 " 豪爽 " 的烧钱方式似乎解释了拜腾至今无法量产和交付的原因。

相较而言,理想汽车首款车型交付前融资额只有约 81 亿元,如今,理想已然跻身于造车新势力的第一梯队,拜腾却传出了被债权人申请破产的消息,之后能否顺利量产和交付依然存在不确定性。在造车这个风口,大量资金似乎都想 " 赶场 " 入局,但仅凭几辆概念车或几张 " 画饼 " 的 PPT 显然是无法说服市场和投资方的。在这样的时代,不管是造车新势力还是传统车企,都必须跟上技术革新的脚步,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,将 " 口号 " 落实,否则,就算风口再大,也不会有混子的容身之处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