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在吹丨韵文

当我给家兔找满一篮子野菜时,西天的太阳也就一树高了。我的脚下,是一片贫瘠不可耕种的盐碱地,辽阔而荒凉。村里的老人都说它什么都不长。

当然,什么都不长,指的是不长庄稼。恰恰是这什么都不长,成就了它除却五谷杂粮外,红柳、芦苇、野花野菜等等,什么都长。不远处,有一个流动的红色光影,我知道他是不答尔,比我大两岁的一个少年,骑着一匹枣红马,在草地上风来风去。

我很少与他搭话,在我心里,他就是一个生死不怕的坏孩子。他不上学,论打架是一把好手,几乎能打败比他大两三岁的孩子,更何况我比他小,与他交手,吃亏也就不在话下。我还是赢过他一次,那是我有预谋地组织了五六个小伙伴,对他群狼式围攻,终于把他摁在众人之下。

乱拳狂脚,一阵暴揍,这一次他真的是蒙了,灰头土脸地坐在地上,不哭,也不流泪,反倒是呲着白牙,冲我们莫名地笑。我不知道他当时的感受,是赢了还是输了,反正我的感觉是我们胜利了。后来还是要与不答尔单打独斗,我打不过他,就到他家,找到他娘,不停地骂这个街坊姥娘。

我打不过她儿子,骂这个老太婆还是可以的。我就想惹怒这个老太婆,好叫她狠狠地教训自己的孩子,为我报仇。她愈生气,打儿子的力气就愈大,这是我曾经见过的。

一巴掌,一巴掌地打下去,不答尔的屁股上都是血印子。我能想到对付不答尔的方法,也只能是这样了。我跟在她身后,如同唐僧念给孙猴子的紧箍咒:“你这该死的老太婆。

你这该死的老太婆。你这该死的老太婆......”

她听我骂许久,从我渐低渐稀的有气无力的骂声中,判断出或许差不多了,就站住脚回过头来问:“我不能死。我死了,没人管他,他还是打你啊。

我想想也是,她死了,谁教训她儿子,给我报仇。她活着,毕竟还是要替我打不答尔屁股的。

她见我不再作声,就很认真地对我说,你回去想一个好的方法再来骂我。

她说得有道理,也就听她的话,低头向回走。可是我每一次总想不出好的方法骂她,也就每一次骂她该死,又纠结她,实在是不能死。当不答尔骑着马立在我面前时,我意识到,已经放下了几年前对他的仇视。

他骑在马上,紫黑色的皮肤,在落日光辉的反射下,俨然就是一个青铜人。再看他不可一世的样子,做了山大王也不过如此吧。他用手中的一条做马鞭的红柳条子指着我问:他胯下的枣红马,我认识,在生产队时还算肥壮,分到他家不到半年,就瘦骨嶙峋了。

他爹把马交给他放养,哪知他来到野外,很少静下心来让马吃顿饱饭。他喜欢骑在马背上狂奔,特别是有人注视他时,他能把胯下的枣红马抽打得要飞起来。这是我从未想过的问题,但我还是肯定地回答了想骑。

“马也饿了,你让它吃了这些菜,我就让你骑马。“这是我用来喂兔子的,你让马吃了,我家里的兔子吃啥?”“喂兔子可以回家想办法。不喂马,你就没有马骑。

自己想想吧,骑马是一件多么威风的事情。我还是同意了他的建议。他的马是光屁股马,没有马鞍子。

当我借着不答尔的肩膀,手抓马鬃趴在马背上时,才发现骑马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。不答尔骑上马,回头向我诡异地笑笑,打着呼哨,绝尘而去。二十年后,不答尔自杀了,我没参加他的葬礼。

三十年后,我再次想起不答尔,旷野的风把我的童年吹得七零八落。。

相关文章